|
6 ~ 10℃ 小雨轉陰 成都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老牌景區為啥拼不過網紅景點?目的地打卡不能湊熱鬧

發布時間:2020-01-13

    新打卡地和老牌景區均衡發展,不僅能分流游客群體,也有利于城市旅游市場保持長期熱度。

  城市旅游宣傳過分發力網紅景點,誘發游客打卡只追“網紅”。表面看,這為城市營造出與眾不同的看點,實際將其豐富的旅游資源變得單一。

  一些知名景區備受冷落的癥結在于“吃老本”,沒跟上旅游市場消費習慣的發展和變化。新打卡地和老牌景區均衡發展,不僅能分流游客群體,也有利于城市旅游市場保持長期熱度。

  近日,中國旅游研究院發布最新《2019中國旅游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國內游客量達55.4億人次,收入突破5萬億元。其中,近兩年異軍突起的“網紅城市”可謂功不可沒。然而,部分業內人士面對“網紅熱”持冷靜態度,他們認為這只能帶來“短期聚焦”效應,旅游市場更需要的是持久的“眼球經濟”。

  “網紅城市”的另一面

  “好的時候可以坐滿60%,差的時候一趟只有幾個游客。”在重慶市合川區釣魚城景區售票處相隔50米遠的停車場,派送游客進入景區的客車整齊停了一排,司機張師傅望著空空的車廂,無奈地說道。

  釣魚城景區距離重慶主城50公里左右,車行1個多小時就到。然而這處國家級風景名勝區,號稱重慶十大文化符號之一,更被譽為“改變了世界歷史進程”的地方,卻顯現出幾分冷清。

  “來之前以為會有很多游客,可進了景區才發現空空蕩蕩。”記者在遇見兩位來自南京的游客,他們頗為疑惑:“這么有名氣的地方,為什么沒人來游玩?”

  游客的困惑同樣是景區從業者不解的地方。小田在釣魚城從事導游工作快兩年了,在她印象里景區始終不溫不火,“釣魚城發生過對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都具有重要意義的一場戰役,當年南宋軍民4000多人抵擋住號稱10萬人的蒙古大軍,以弱勝強,間接影響世界格局,被外界喻為‘東方麥加城’。”說起釣魚城的歷史背景,小田如數家珍,但她告訴記者,平時儲備的這些講解知識鮮有發揮之處。

  記者在釣魚城景區看到,古城墻、古城門保護完好,屹立峭壁之上無比雄偉,三江環繞景色宜人。可這個要風景有風景、要文化有文化、要歷史有歷史的地方,卻被網友評價為“網紅重慶最委屈的旅游地之一”。

  的確,與成千上萬游客蜂擁而至打卡重慶的“網紅景區”相比,釣魚城景區的冷清,與之形成強烈反差,而如此景象也是重慶其他一些景區的縮影。攜程網重慶籍資深旅行家“老馬識途”在采訪中就略帶遺憾地說:“重慶值得游的地方很多,比如大足石刻、釣魚城、湖廣會館、抗戰遺址等,人文底蘊、歷史價值、游覽意義都比網紅景點突出,可惜的是風頭全被網紅景點搶了。”

  起個大早,趕個晚集

  查閱最近幾年國內旅游市場各類排行榜,重慶名列前茅且熱度持續不減。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從重慶市文化和旅游發展委獲悉,截至去年11月,重慶市接待游客6.18億人次,實現旅游總收入5416.51億元,同比分別增長10.10%和32.12%。

 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,在重慶旅游業內人士看來,一些聞名已久的景區對總體數據的貢獻并不顯著。“事實上,那些早先成名的景區,每年游客量和旅游收入同比也在上升,但與‘網紅景區’相比,差距立馬顯現。”從事重慶市內游帶團工作的導游凱翔說。

  一組數據也從側面證實上述說法:比如重慶大足石刻去年1~10月累計接待游客85.83萬人次,而“網紅景點”洪崖洞民俗風貌區僅去年國慶7天就接待游客88.9萬人次。

  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在網紅景點李子壩輕軌站觀景臺看到,來此打卡的游客絡繹不絕。然而,當詢問他們的旅游計劃時,發現除了網紅景點,關于重慶其他成名已久旅游景區知之甚少,更別說將之放入計劃中了。

  “不少國內游客愿意花費高價出境看吳哥窟,來到重慶卻不看大足石刻。”凱翔語氣中帶著遺憾。他告訴記者,以前帶的旅行團,大足石刻多是必選。如今接待的游客主要為看李子壩、拍洪崖洞、坐長江索道、逛鵝嶺二廠文創園,好像重慶只有這些地方值得一游。“作為世界八大石窟之一的大足石刻,與吳哥窟齊名,絕對稱得上是重慶最早的‘網紅’,卻未能迎來爆發期。”凱翔一聲嘆息。

  令人感到遺憾的還有“三峽游”。重慶某旅行社相關人士稱,20世紀90年代末,三峽游堪稱中國旅游的“金字招牌”。然而,如今這條旅游線不冷不熱。“因為游客少、利潤低,三峽游市場缺乏吸引力,不少旅行社現在都不愿意做這條線路。”該人士直言道。

  記者了解到,類似景象并非只在重慶才有,近兩年涌現出的“網紅城市”普遍遭遇如此尷尬——比如去西安只為體驗“摔碗酒”,去廈門鼓浪嶼只為嘗“土耳其冰淇淋”,去成都只為拍照“爬墻熊貓”……以前代表城市的不少“旅游名片”正在被冷落,一些具有深厚歷史人文價值的景區“起個大早,趕了個晚集”。

  目的地打卡不能“湊熱鬧”

  長期從事旅游業發展研究工作的學者羅茲柏指出,一些知名景區備受冷落的最大癥結還是在于“吃老本”,“沒跟上旅游市場消費習慣的發展和變化,不能滿足游客追求高品質生活的需求,所以不進則退。”

  對旅游意義的探討也成為業內人士關注焦點。重慶工商大學旅游與國土資源學院講師陳蒲稱,“網紅城市和網紅景區是當下旅游市場現象級話題,其借助互聯網手段廣泛傳播,使一些游客產生去打卡才有成就感的誤區心理,將旅行變成盲目和單純的追風。”陳蒲表示,與其說是旅游,不如說是湊熱鬧。

  資深旅行家“老馬識途”直言,過度營銷和單一性營銷導致目前旅游市場出現這些問題。城市宣傳過分發力網紅景點,導致游客打卡只追“網紅”,表面看這是為城市營造出與眾不同的看點,實際將豐富的旅游資源變得單一。

  記者注意到,“一門心思打卡網紅,忽略更多旅游資源”也為市場管理帶來諸多不便,比如去年國慶節1200多米長的揚州東關街接待了七八萬人次的游客,每天都處于超負荷接待狀態,給管理方帶來極大的難度。

  陳蒲強調,“城市不應只圍繞網紅景點做文章,出游也不應只限于跟風湊熱鬧。新的打卡地和老牌旅游景區均衡發展,既能分流游客群體,更能讓一座城市的旅游市場保持長期熱度。”